圖/陳淑芬

  「小宓!小宓!」
  兩天後,文凱喜孜孜地跑來找朱宓,臉上的興奮像是中了統一發票的頭獎。
  朱宓一聽就知道,那位學妹八成是答應願意和他共渡情人節了。「我還沒死,不必叫得那麼淒厲。你沒看到我還在忙嗎?」她還有三封情書沒交差呢!
  「對不起,打擾到妳了。我只是急著想告訴妳,向雨璇答應和我參加商學院所辦的情人節晚會了!」
  「那可真是恭禧你囉!」她似乎只能這麼說,順便為自己尚未萌芽的戀情哀悼一下。
  「這都得謝謝妳呀!」他才說完便主動把她的東西都收進單肩背包裡,隨後又牽起她的手,愉悅道:「走,我請妳去吃鬥牛士。」
  呼——朱宓差點要休克窒息了!他居然緊緊地握住她的手,她的心噗通噗通地跳,幾乎快不能思考了!難道他已經猜出那封未署名的情書是她寫的,要抓她去審判?
  老天爺!誰來告訴她,她應該怎麼辦?

  ☆         ☆        ☆

  在商學院所主辦的「情人劫之夜」中,朱宓一個人無聊地待在體育館的一角吃東西。
  她本來是不想來的,反正想約她的那些男生已被她全盤通殺,但同寢的學妹卻硬是把她死拉活扯地給拖來,盛情難卻,教她想找藉口拒絕都不行!而沒興致跳舞,也只好躲在一邊吃茶點囉!
  她裝了一杯雞尾酒,燦亮的黑眸流覽著館內五彩繽紛的人群。她覺得自己很矛盾,想找尋文凱的身影,卻又怕看見他……也許,是畏懼受傷吧?
  那天文凱和她去鬥牛士,沒說什麼,只是純粹地請她吃牛排,是她多想了。她有些失望,亦有些竊喜;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,她無法形容,太複雜了!只知道那
  讓她整整失眠了一夜。
  半晌,她還是看到了文凱。在慢緩樂音的撩撥下,他和向雨璇正相擁而舞,一步一步,踩著教人欣羨的舞姿。
  而明知那是她一手傾力促成的,可是朱宓還是感到好難堪!她心中最愛的文凱和別人親密地共舞,她覺得自己就像是小說中的棄婦一樣,活得一點尊嚴都沒有!
  忍不住晶熒的淚水自眼角流瀉出來,她掩住臉,朝體育館跑去。

  ☆         ☆        ☆

  「我剛才好像看到朱宓學姐哭著跑出去耶!」
  在跳了幾支慢舞後,向雨璇腳有些酸地坐在舞池邊的椅子上,一邊飲著柳橙汁,一邊對著學長文凱說。
  文凱撇撇嘴,「她大概是心情不好吧?沒關係,反正她哭完就沒事了。」
  「學長,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呢?難道你看不出來學姐她很喜歡你嗎?」向雨璇蛾眉輕蹙,一臉替朱宓打抱不平的表情。 
  他有些訝異地搖搖頭,「妳知道?」
  「學姐雖然沒有告訴我,但以我豐富的經驗卻能夠清楚地感覺到。不蠻你說啦,我收過很多的情書,字跡不盡相同,可是我知道那都是出於學姐之手,尤其是你的那一封,她寫得最用心。」她看看文凱學長,突然有點心虛地低下頭,「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答應和你參加舞會嗎?」
  他還是搖頭。難道不是因為他本身的關係?
  「有兩個原因:一是學姐在你給我的信中附了一張紙條,希望我能答應你的邀約。二是因為我不覺得你真的喜歡我,而且我還和同學打賭,今年情人節一定能和你這個廣告系系草相伴共舞……」說到這,她覺得自己實在對不起學長!她根本沒有想和他交往的意思,卻還應允他的邀請,真是害死人了!
  「我的天啊!」他除了驚歎,真的不知能說什麼了。
  原來小宓一直在為他默默付出、一直那麼真心地對待他,而他竟然還做這種傷害她的事,真是該死!他這時也才想起在那疊情書中,沒署名的那一封似乎就是她寫的……
  「對不起,學長!我不該這樣對你的……」她越想越覺得愧疚萬分。
  文凱彷彿恍然大悟地看著她,「沒關係,這樣反而讓我瞭解了許多我一直自以為是的事情。」
  聽到他的話,向雨璇終於開懷一笑。
  「你去找朱宓學姐吧!我猜她現在一定哭得很慘,很需要你的安慰,別辜負了她。還有,替我謝謝學姐,在她身上我學到了如何用不變的真心去愛一個人。」
  「嗯,我這就去!」他說,繼而跨著大大的步伐離開舞會會場;不過轉身之前,他朝著向雨璇敬了個禮:「謝謝妳,雨璇。」
  「哪裡,只要你們快樂就好。」

  ☆         ☆        ☆

  「小宓,妳怎麼躲在這偷偷地哭啊?」
  文凱找了大半個校園,汗流浹背地幾乎就快要放棄,但最後才發現,原來朱宓就窩在體育館後面,哭得像個淚人兒似的。
  朱宓蹲在地上,根本就不想看他;反正已經沒希望了嘛!再看他只會讓自己更無法釋然罷。
  「你走開,我不想再見到你這個超級大笨蛋!」她哽咽地說。
  在他的眼中,她就像是個耍脾氣的小孩,雖有些倔強冥頑,卻煞是可愛!他走向前去,在她身旁蹲了下來,揚著眉宇說:
  「就算我要對妳說我愛妳,妳也不想?」
  她旋即抬起頭來瞅視著他,「我都哭成這樣了,你還想開我的玩笑?」真是太可惡了!
  「我沒有開妳玩笑的意思,我說的都是真的。」他摸摸她柔細的短髮,「剛才在找妳的時候,我想了很多;原來許多事情會那麼順利,都是因為有妳在暗中幫我。對不起,小宓,是我忽略了妳……」
  聽到這番話,她似乎哭得更猖獗了!文凱那歉仄的語氣,使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,她不該那麼對他的,是她自己把全部都放在心裏沒表明出來的,又怎能怪罪於向來就有些粗心的他呢?
  見朱宓沒有說話,他宛若有恃無恐地在她耳畔輕語:「P.S.我愛妳。」
  「你在胡言亂語什麼啊?」她聽不懂他的話。
  他黑黝黝的眼瞳中閃爍著一絲促狹,露出無辜又教人難以猜測的表情。「妳在信的最後是這麼寫的啊!」
  朱宓雙眸瞪得比銅鈴還要偌大,沒想到他竟然能看出來那是她所寫的!
  她緋紅著臉頰,有點赧怯而不好意思地說:「你……你……調侃人家。」
  「只要妳也親口說愛我,我就不調侃妳!」他笑得賊賊的,看起來真是又壞又討人愛!
  「喂,你佔我便宜喔!」她氣鼓鼓地瞪了他一眼,隨後又嬌羞地將臉埋進雙膝中。「好吧,我……愛你。」
  他佯裝沒聽見,「什麼?我聽不到耶!」
  她一把拉住他的耳朵,「我愛你、我愛你、我愛你!這樣聽到了吧?得寸進尺的笨蛋。」
  「這樣才對嘛!以後不可以把什麼事都放在心裡囉,不然我會擔心的。」語畢,他將她輕輕擁進懷中。
  「好啦!」她嘟著小嘴,覺得自己是此刻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。「我問你喔,你以後會不會也找別人代寫情書給我?」
  他目光灼灼而溫煦地笑看她。「當然不會,我會自己親手寫給妳!」
  「我才不要呢!你的字那麼醜,像小學生一樣!」這也就是為什麼他長得如此煥發迷人,卻要她代寫情書的原因了。「你可以再找我寫啊,我會算你便宜一點的。」
  「連這種錢妳也要賺?哈,可惜妳的希望即將落空,我偏偏要自己寫!」他嗅著她淡淡的髮香,「而且我也會附上『P.S我愛妳』,但不只一個,是很多很多個……」
  她跳離他寬厚的懷抱,笑得無比燦爛。「你若追到我,我就讓你寫!呵——」
  「好,看我怎麼抓到妳,別跑——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全篇完》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程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