紐國風情系列暫時停擺,
事實上前幾篇都是同一趟旅行中的所見所聞,
原本想接著寫北島的遊歷,
但想一想還是依照時序寫比較不會亂囉。
--
離開kaikoura之後,我們再度回到基督城,
本來我們計劃著在旅行途中能找到接下來的工作,
我們自己開車去Nelson的"enza"應徵蘋果包裝員,
但填了一堆資料,對當地根本完全不熟,其實也沒抱太大希望;
原本還要去Blenhiem應徵葡萄園修枝剪枝的工作,
誰料那天偏偏是週日,求助無門。
於是又帶著一顆未定的心回到基督城。

--

旅行時是很愉快的,但對接下來的日子沒有頭緒,
又不覺地慌張起來。
工作的事在回來不久後馬上得到解決,
在Nelson的時候,一個馬來西亞的女生給了我們一個電話,
說如果找工作可以打這通電話問問看--
因為是英文名字,所以我們一直很遲疑(畢竟用英文講電話真的很可怕),
後來Emily說要幫我們問,
只是沒想到,打過去,對方也是個馬來西亞人,叫Akira,也會說中文!
問了他工作的事,他爽朗地說沒問題!要幾個人來都行!
在替我們登記名字時,得知我叫Standing,
還開玩笑地說:
你叫Standing啊?那蘋果包裝最適合你啦,一整天都standing!
我:……(嘴角抖動貌)。

工作就這麼莫名奇妙有了著落,
只不過配合採收的時程,我們得再多等十天。
也因此,馬上要面對的是住宿問題。
以為不會在基督城再待很久,
所以當初只在非常受打工度假者歡迎的kiwi house登記了兩天...
然而當我們想再續住時,卻沒有房位了,
整個客滿,日本老闆還好心地跟我們說,
如果我們不介意,living room可以讓我們睡,
(在紐西蘭living room通常只是個有沙發和桌子的小房間,
也許用來聊天或聚會,若是看電視有另外的TV room)
她會在幾點之後掛上禁止進入的牌子,讓別人不打擾我們;
或者,白天待在kiwi house,吃飽洗澡後,
晚上他們可以載我們去老闆家,那也有提供床位。
雖然是很貼心,但真的太麻煩了,感覺一點也不自在!

在回覆之前,我們試著去其他廉價旅館詢問,
但由於是旺季,又在基督城,根本沒有什麼床位了--
當時真有如晴天霹靂,我們只好轉向Emily求助,
只是臨時要找住的地方,真的是不容易吧?
一直到過了答覆老闆的時間過了,我們都還沒找到住的地方。
原本想說最慘的就是隔天拖著行李四處去問房,
沒想到晚上十點多Emily就傳來好消息,
涵涵那有房間能讓我們容身,真是太感動了啊~
雖然我不是教徒,但當時我真的覺得主耶穌有在幫助我們,
總是在最後一刻給我們一條明路。
當然,也真的感謝有這些願意幫助我們的朋友啊。

也所以,接下來的幾天,我們住進了addington小屋裡,
兩層樓,六間房,塞了八個黃皮膚的年輕人。
那是在紐西蘭時最悠間愜意的一段日子了。

補充一下kiwihouse,
因為它便宜,長期住還有折扣,所以很多人都推薦它,
但我和小魚真是一點也不喜歡這個地方。
離市區一點都不近,房間又小又擁擠,六張雙層床占去大部份空間,
剩餘的全是櫃子和兩公尺長的走道,空氣非常悶。
廚房全是長期住客的東西,冰箱滿得連一包起司也放不進去。
我們以為日本人都很愛乾淨,
但那卻是我們看過全紐西蘭蒼蠅最多的地方。
日本女生看起來都笑咪咪,
但遇到的日本男生卻都是色咪咪(攤)


左中上:讓人待不下去的kiwi house。
左中下:大家到Riccaton圖書館的Caf'e喝咖啡看書,
    老闆是涵涵的朋友,煮了一手好咖啡的中國人。
    他請我們吃蛇形軟糖,老實說,不是很好吃。
    旁邊是我點的摩卡奇諾,
    有棉花糖和魚形巧克力的才是正港的犘卡奇諾啊!
  右:基督城坎特布里大學的圖書館。

--

噢,再補一點,離開kiwi house那天,
我們拖著行李在路邊等涵涵的車。
那時有個頗熟悉的臉孔開車過去,向我打招呼,
我雖然即時揮手,卻沒有意識到是哪位仁兄?
片刻後才想起,是背包論壇中的熱心棧友ZakLee大俠。
我們並不認識,只是在論壇中偶有交流,
他也曾經推薦我的文章給其他背包客。他能馬上認出我,還真教我訝異!
幾分鐘後他從市區裡折回來,我們還在,
他還停下車來,問:史小汀,需要幫忙嗎?
天啊,我都感動得要哭了!你們說是不是很sweet?
儘管後來也沒有其他交集了,
但我真的要說,身在異地,朋友是很重要的一種力量啊!

ZakLee大俠,雖然不知道你還有沒有來這裡走動,
但我還是要跟你說聲謝謝唷!

--

咳咳,好像寫得太多了,明明這我只是想簡短帶過的,唉唉!
接下來的幾篇我應該也會流水帳似的記錄一下,
在addington小屋的生活,
不介意我廢言太多的,就請繼續捧場吧!(茶)

看更多紐西蘭遊記
 
 
 

    程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