繪圖◎平 凡

  為了日漸逼近的巡迴公演,舞團裡緊鑼密鼓地練習與綵排,這天,當沈教授勉為其難拋下一句「可以了」,已是凌晨時分,我握著路邊販賣機買來的飲料空罐,步履踽踽地踩在回家的路上。
  夏夜裡的微風,沁涼似水,夾雜著這座城市難有的靜謐,一陣陣吹來。
  我突然想起當初阿永向我告白的方式。在相同的星空下,我們佇立在台北車站前的天橋上,他用一種悠遠的眼神對著我說:「一起去旅行吧!」
  我一溜煙地逃走,卻在橋下大聲地回應他:「那我們要多存一點錢喔!」然後彼此開懷地大笑;雖然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我們能去什麼樣的地方,但我明瞭那是一個人無法到達的天堂。
  只是……如今我和阿永選擇了不同的旅程前往,而那座天橋也在一夕之間被市政府拆除了。
  「唉。」仰頭吐了一口氣,但沒有太多情緒。
  顧不得痠痛的雙腳,我一步步地走上狹窄的階梯,然而,卻在租賃的房前見依著鐵門深深酣睡的阿永。心跳霎時像是漏了一拍,紊亂的心緒紛至沓來,幾乎無法思考。
  我足足愣了一分鐘之久,才猛然回神,趨身前去把阿永喚起。
  「阿永!阿永……」
  我試著搖醒他,而聞見他滿嘴酒氣,我更是詫異──阿永究竟怎麼了?他平常並不喝酒的。
  「楉嫻,妳回來了啊?我在這等了好久……等到都睡著了……」
  他睜開惺忪的雙眼,傻傻地笑著說。
  「你怎麼喝得這麼醉?先進去再說,來,我扶你……」
  我抓著他的臂膀,顛顛搖搖地將他扶進客廳。待他坐穩之後,我急促地為他倒了一杯白開水,不由分說地要他喝下,然後從浴室中拿出濕毛巾,輕柔地為他擦拭面容。
  「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?看你醉成這樣,很讓人擔心你知不知道?」
  我忍不住叨絮,但阿永卻緊緊握住了我的手。從他的掌心我感受到一絲灼熱,撼動著心弦。
  「我好難過,楉嫻,」他蹙著眉宇,似乎已恢復了清醒。「今天是欣柔專輯大賣的慶功宴,我應邀參加了,但結束之後,她卻狠狠地告訴我,她只是在利用我而已!她利用我讓她的專輯大賣,利用我讓她的知名度竄升……她為什麼要告訴我?為什麼要讓我知道這個殘忍的事實?」
  阿永,難道你不知道愛情永遠扺不過現實嗎?你忘了你當初也曾這麼殘忍地告訴我你愛上欣柔嗎?
  但是看著阿永眼瞳中泛出瑩光,我忍不住將他攬入懷中,心痛得彷彿要被揪碎一般。
  「不要難過,阿永,無論如何你還有我。還有我。」
  我有股難言的激動在心裡滿溢,多想將這樣脆弱的阿永呵護在手中。
  「對不起!楉嫻,我不該被迷惑,不該離開妳……」
  「別說這些,我沒有怪你,從來沒有。」一陣酸楚浮現,我流下了淚。
  阿永抬起頭,神情堅定地看著我。冷不妨他側身吻著我的淚,我的臉龐;我沒有抗拒,只是閉上雙眼追尋他的肩、他的腰,無言地讓阿永褪去我的衣服,沿著身軀一路吸吮逡巡……
  空氣裡迴盪著阿永的喘息聲,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像是一種掩飾,絕望的哀鳴。而如果這樣的性愛能將他救贖,我願意隨他而去。
  往更遠的地方去。

*********

  表演前的半個小時,後台依然呈現一片紛亂,團員們更衣補妝,緊張的氛圍隨著嘈雜聲在四周漫延開來。
  我穿著綠布和白紗製成,有著幾許飄零感的舞衣,靜靜地坐牆角,腦中反覆思考著綠光天使的舞步順序。
  「緊張嗎?學姐。」
  祈恩見著了我,搬了一張椅子坐在我身邊。她髻著藤編的花環,波浪般的長髮垂散在肩,充滿了典雅氣息。
  我點點頭,像是自嘲地說:「綠光天使背負著神聖使命啊!」
  「阿永哥會來嗎?」
  「會啊,應該在路上了。」
  想起阿永,我揚起嘴角甜甜地笑了起來。那天後,我和阿永又在一起了,兩個人相互依存,相互慰藉,忽然間又回到最初那不可分開的日子。他甚至說要為我寫下一首歌,在演出後送給我。
  「真好。」祈恩說。
  這時,沈教授從舞台前走了進來,聲音宏亮地指揮著後台的秩序。「大家安靜下來,還有五分鐘就要開演了,跳飛鳥的先到這邊準備,祈恩和阿麗要跟在後面stand by,還有,楉嫻,別忘了妳的綠光天使音樂一下就要出場……其他負責佈景的也要牢記更換的時間啊……」
  說完她便又像風一樣地捲走,回到台前,準備好好觀看我們的演出。
  祈恩見教授離開,禁不住翻起白眼,說:「我看啊,教授比我們還緊張!」
  「畢竟這是她這幾年來唯一的全新舞劇嘛。」
  我說,跟著大夥起身至登台的入口準備。然而,不知是誰轉開了化妝台上的收音機,我突然聽見一則教人無法相信的消息:

  傍晚七時零五分,於省道六十三公里處發生一宗嚴重車禍。流行樂曲製作人孫竫永駕駛一輛私家汽車,失事衝向安全島。警員接獲民眾通知,緊急趕往現場拯救,但由於嚴重撞擊,孫竫永當場已宣告不治死亡。

  「……」
  我雙手顫動地摀住了臉,成片的眼淚順著指縫垂淌而下,一股撕心裂肺的哀傷衝襲而來。阿永死了?這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……
  「學姐……」祈恩也聽到了這則新聞,面有難色地拍著我肩。但場外鼓聲已緩緩響起,已到她該出場的時候。「先別去想它,無論如何等演出結束再說吧!」
  她說完便踩著舞步往台前跳去。
  旋即音樂聲漸漸響起,我帶著無法平復的心緒,容不了任何思考地大步奔跑至舞台中央,一束亮銀色的燈光投射在我身上,但我什麼也看不見,我只能感受到繚繞的煙絲和團員在我身旁如流水一般地轉動。
  絲帶在舞台上飄颺,淡薄的煙霧裊裊升起,模糊的眼眶讓我看不清前方的路,我只能憑著記憶中的位置,踏出熟稔的舞步。
  我賣力地跳,跳出美,跳出心中的毀滅與悸動。
  從此端到彼端,猶如荊棘蔓生的天堂之路,我昂首伏身,躍身,躍身,再躍身……
  我憶起阿永溫和的雙眼與笑容,回憶起歷歷在目的那些悲歡過往。我們曾經那麼相愛,雖然他曾經背負了我,卻還是回到我身邊,用他溫柔的唇為我抹去淚水,為我平撫每一個夜晚的寂寞。我傾注一生都只為了和他相守。
  如今,卻再也不可能,不可能了。
  阿永,阿永,你聽得見我的呼喚嗎?你看到了我的舞姿嗎?阿永……
  回想著阿永的賦予我的愛與力量,我的眼淚仍未停歇,心也變得空了,但我的身體仿佛生出一雙翅膀,愈來愈輕盈。我隨著澎湃的樂音,奔躍至舞台中央,然後旋轉,旋轉,不停地旋轉……
  乘著對阿永的思念,我已然越過了天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全篇完》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:D後記

這故事寫得很匆促,所以節奏也很匆促,而且了無新意,
當初好像也是因為看了幾本名家的作品而草草寫下的吧,
不過無所謂,我只是想試著寫一種感覺:感情世界裡的變與不變……
楉嫻一直深愛著阿永,但阿永卻背負她投向欣柔,
然而欣柔從一開始就背負了阿永。
只是,感情的變化終究扺不過上天的一個決定。楉嫻註定在思念裡生存。
希望這樣的故事能寫進您心裡,以上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程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