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

  寒冬的夜半時分,即便是鬧區的捷運站也顯得蕭索。最末班的捷運迎著一陣冷風進站,千恂獨自站在月台上,忍不住一陣哆嗦。她走進車廂,空盪盪的,僅剩幾位乘客散落各處。
  她揀了個角落的椅子座下,坐在對面的是一對年輕的小情侶,彷彿是剛結束了某個狂歡活動,女孩依偎在男孩的臂膀上,兩個人沉沉地睡著。
  千恂戴上耳機,MP3裡放了幾首她喜歡的流行歌曲;通勤的時候,不管在捷運、擁擠的公車上,或者疾步走在魚貫的人群中,她總習慣把自己丟進音樂裡。調到最舒適的音量,時而小小聲地跟著唱和,那感覺就像是有人在陪伴她,唱出她的故事。
  此刻正播著孫燕姿的『我懷念的』,這是千恂近期最耽溺的一首歌。
  想問為什麼我不再是你的快樂,可是為什麼,卻苦笑說我都懂了……
  她將播放模式轉成單曲重覆,然後忍不住又想起何舜。

  兩年前千恂的父親在一場車禍中意外身亡,她的母親也早在多年前便因為癌症而辭世。在親戚的幫忙下,她與唯一的弟弟完成了父親的後事,沒多久,任職的公司又因為營運不佳而被迫倒閉。在最失意的時候,她遇上何舜。
  他們在一場婚禮宴會上認識。
  何舜是新郎的下屬,在公司裡擔任程式設計師的職務,千恂則是新娘大學時期的直屬學妹。千恂並不是很想出席,因為除了新娘,會場中沒有多少人是她熟識的人;她不喜歡一個人參加喜宴,也不擅長和陌生人攀談,但學姐在大學時對她十分照顧,兩人情同姊妹;原本學姐還屬意她擔任伴娘,但實在身邊太多狀況,她只有捥拒。而這樣的交情若在婚禮缺了席,實在也真說不過去。
  所以千恂還是來了,她和何舜被安排在同一張桌,比鄰而坐。
  新人還沒進場前,何舜就先找她說話。
  「嗨,妳好,我叫何舜,是新郎的小囉嘍,請多指教。」
  千恂有些意外,她沒想過要來這裡認識什麼朋友,但這種社交似乎難以避免。她微笑地點點頭:「那你肯定也是科技新貴囉?」
  「我不知道什麼是科技新貴?我是蝦米碗粿,海鮮口味。」
  「嗯……好吃嗎?」
  「不好吃,有點酸,感覺臭掉沒人要。」回話的時候,他還用力地搖了兩下頭。
  「別傷心,總會遇到欣賞你的人。」何舜的自嘲惹得千恂忍不住莞爾,但她卻自然地伸出了手示意。「你好,我叫黃千恂,是新娘的學妹。」
  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,卻像是認識十年的朋友,何舜的腦筋轉得很快,他有好多想法,一個字眼便能延伸出另一個話題,他們從桌上的菜餚聊到台灣的政治亂象,淘淘不絕到連千恂也驚訝自己的話變多了。

  婚宴結束時,他們特地和新人合照了一張,並交換了名片。
  「有空可以約妳出來玩嗎?」
  他體貼地送將千恂送上計程車,關門前,他這麼問她。
  「看你的表現囉!」千恂俏皮的回應他,但眼神透露著肯定。
  小黃駛走,何舜用力揮手的身影隱沒在夜色中。
  千恂閉上眼,聽著車上的爵士音樂,回想方才發生的一切,她不記得對話裡的細節,但她的嘴角上揚。


【待續】


全站熱搜

程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