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  凜寒的暮冬時分,千恂裹著厚重的風衣,雙手提著熱騰騰的麵食,獨自來到何舜所住的這棟公寓──叮叮咚咚的滴水聲、斑駁的牆壁與幾隻踡縮在暗角的野狗,一棟出其陳舊的破公寓。
  沒有電梯,千恂只得喘噓噓地爬上五樓。她倚在牆面,自手提包中掏出一串鑰匙,在微弱的燈光下勉強找到那扇鐵門的,轉了開來。
  走進屋中,四處一片狼藉,她歎了一口氣,沒說什麼,只是放下手中的熱食,脫掉厚重的風衣,逕自走進何舜的房間,將酣睡中的他叫醒。
  「何舜,你已經睡得夠久了,該起來吃晚餐了。」她說,一邊拿著洗衣籃收拾著散亂在床舖周圍的髒衣物。
  何舜在床上伸了個大大的懶腰,隨後趁著千恂接近他時,將她拉住,孩子氣地意識著要給她一個吻。
  「不要啦!滿口酒臭的。」她伸手推開他,「快起床吃你的晚餐啦,不然麵都要糊了。」
  「妳心情不好啊?」何舜馬上皺眉扁嘴,裝出一副無辜的表情。千恂看著他,竟不知怎麼回話。
  「……沒啦,只是太冷了,頭有點痛。」
  索性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。是的,她的心情是低落,但她不知該如何向何舜解釋那心裡的不安──她似乎已不再那麼愛何舜了,面對何舜總教她覺得好疲累,可是她卻放不下,何舜根本不懂得照顧自己;又,他還愛著她,她不想先辜負這段感情。
  「好吧。」何舜無奈地自被窩中鑽出,從被千恂掛在櫥櫃上的衣物中揀了件牛仔褲披在肩上,走進浴室。
  千恂覺得有些倦,在床沿坐了下來,隱覺感覺到床單下有東西,她伸手掏了掏。
  一封信。收信人是何舜。
  她知道偷看別人的信並不道德,但除了成疊的帳單,他們交往的這幾年,從來也不見任何人寄信給何舜。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仍將信封裡的東西倒了出來──是一張相片,僅只一張相片,沒有附上支字片語。相片裡是個看來娟秀婉約的女子,她的手裡還抱著一名兩、三歲大的男孩,陽光下,兩個人笑得無比燦爛。照片的背景是傳統的日式建築,屋簷上還蓋著一層薄薄的雪。
  這女子是誰?何舜從未向她提過?而她為什麼要寄這麼一張相片給何舜?
  千恂垂下臉,輕揉著太陽穴,潮濕的冷空氣教她無法做太多思考。好半晌,何舜突然從浴室裡探出頭來,她聽見開門聲,趕緊將信封與照片塞進口袋,佯裝無事。
  「寶貝,衛生紙沒了,妳去巷口的7-11幫我買一包好嗎?」
  千恂睇了他一眼,微怏地站起身來:「你總是這樣,東西非要用到沒了才說!」
  她從風衣中拿出一包面紙,又將手提包裡備用的攜帶式面紙全掏出來,遞給何舜。「這些你先拿去用,衛生紙明天下班我去購物中心買,晚上再帶過來……還有什麼要順便買的嗎?」
  何舜耙耙蓬草般的頭髮,轉頭看了看浴室裡面,「牙膏和洗髮乳吧!都快用完了。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,妳自己看一下啦。」
  話一說完,他便關上門,坐回馬桶。千恂無奈地甩甩頭,分不清究竟真的是這凜然的空氣使她頭疼,還是與何舜如此的相處模式,讓她思緒紊亂繁瑣?
  她不願多想,索性將那籃衣服全丟進洗衣機,倒了一匙洗衣粉,按下啟動後,丟下一句:「衣服洗好要記得晾。」旋即穿上風衣,拾起鑰匙,準備離開這個陰晦的住所。
  何舜聞聲,知道她今晚不在這過夜,自浴室裡向外面大喊:「要走啦,謝謝妳喔!」
  千恂假裝沒聽見,頭也沒回地快步走出了公寓。


【待續】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程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