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JET又再重播【三十拉警報】OVER TIME了,
這部日劇幾乎可以算是反町隆史和江角真紀子的日劇代表作,
(這樣說好像怪怪的,反町的代表作應該算是GTO吧...哈哈,不管它啦)
我並沒有專心守著電視,畢竟我自己有VCD,
也看兩三次了,只是偶然轉到發現...
不過再看看那些片段,夏樹的抉擇,久我的等待,宗一郎的祝福..
還是覺得感動。
原本我想先寫前陣子國興衛視播的真紀子新作[暴風雨之戀],
但想到去年我曾用[over time]寫過一篇日誌,
就決定把它從PCHOME搬過來...也加油添醋些什麼吧...(笑)

以下文章為2004-02-10所寫。


我一直以為『over time』的英文解釋是『隨著時間流逝...
我深信不疑,並認為這真是個完美的翻譯;
然而當我將雜物箱裡的【三十拉警報】找出來,重新看過一遍,
又不甘心地翻了幾百年沒翻過的牛津英漢辭典,
我才清楚原來『over time』根本沒有這個解釋,
它單純的是『延長賽』的意思。

延長賽一般指球類比賽,但這部劇裡指的卻是感情;
感情路上永不放棄的延長戰,好比球賽打到第九局雙方平手,必須延長時間才能分出勝負,
換句話說, OVER TIME 才是真正拚輸贏的時候。
在宗一郎感情失意的時候,
夏樹說:「人生也是一場延長賽,和打棒球一樣。是輸是贏還不知道?還是要堅持下去!」
那時窗外連日的低溫摻著雨,
雖然我不是宗一郎,目前也沒有感情失意,心裡卻也有著沸沸揚揚的感動!

從來就很喜歡這部劇,除了那教人錯愕的結局,
進大學前的那個夏天買了VCD,曾經看過幾回,卻總沒把結局看完,
我一直不能相信夏樹會選擇久我先生,
她和宗一郎就像彼此生命中的一部份,兩個人相知相惜最後卻必須長離...
我想這是看這部劇的人,都有的共同遺憾。

而也許就像冬美說的:「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是不可能不傷害任何人的。
當感情需要抉擇,無論選擇或被選,都不可能跳脫傷害。
不過我們一生中能遇到多少這樣這樣就像來自於心靈一部份的知己?
又能多少次遇到了卻不錯過呢?
人和人總是看似那麼簡單,又那麼難。

我不禁想起之前小慈推荐我看的一本書,
吉本芭娜娜的《廚房》,一本糾纏不休地講著某些事,卻又值得一讀的散文式小說。
書中Eriko說了一段話:「人的一生不品嘗一次絕望的滋味,
就無法看清自己到底真正放不下的是什麼,也不知道真正令自己快樂的是什麼,
就這樣迷迷糊糊長大,老去...」
雖然和『over time』扯不上太多關係,但它們卻都讓我覺得,
人生好像必須經過一些掙扎,割捨,和殘忍的哀樂交替,才會有所得,有所成長吧?

(吉本芭娜娜的書很好看:D 死亡在她的筆下,不再沉重,輕如鴻毛...)

今天開始上班,頂著凜寒的風雨騎車去學校,
到校到班級後,接?而來的又是一堆惱人的不想碰觸的事...
有一刻我覺得原本就抗拒著新學期的自己就快要被這些瑣事搞跨了,悶得XYZ。
但午后一個人坐在會議室裡,
想想一切,想想夏樹說的「還是要堅持下去!」
忍不住覺得,何必這樣跟自己過不去,不過就是這糟糕的天候壞了一切。
何況剛剛轉身探探窗外,居然還出現了星星!
真是...乾空氣來了...也許好心情也會跟著來吧。

再說,現在比賽不過進行到六局上半而已,
連有沒有延長賽都還未知數,這樣就跨了,不是太輕易就被打敗嗎?
所以,
給親愛的陽光魚: 妳現在不過是中場休息,等體力復原,妳又可以回到場上一展丰采。
給沒加糖的甜姐兒:直覺妳是為感情而煩,雖然幫不了妳,但希望我這老頭的嘮嘮叨叨能替你解些小愁。
給女兒: 別急,妳不過還沒上場,男人遲早會來,該妳的就會是妳的。
給陳小彥: 妳的比賽正開始,考上研究所後又是另一片天空喔,加油啊!
給咖啡大王輝哥: 你...你很好我知道,不用給你什麼鼓勵了!(哈哈!)...

(怎麼覺得這些話,到現在都還適用? 哈哈哈)

扯些輕鬆的,記得這部片在台灣剛播出時,
趴趴熊tarepanda在台灣掀起一陣熱潮...高中時對趴趴熊簡直沉迷到不行唷...
但那時的周邊商品都好貴,
後來慢慢普及,台灣也有廠商代理,就好像變得不那麼稀有了(笑)
曾經買過一本商品圖鑑,大學時也送給了更喜歡趴趴熊的美芝 哈哈

還有哇,每次看[over time]我就會很想玩人生遊戲耶,
這種東西在日本好像很流行這種東西...
台灣我還沒特別注意過是不是有在賣,好像只有大富翁比較普遍...呵呵
但早就過了可以隨意串門子的日子,就算買了,能找誰玩呢?
總不能叫我和那群孩子玩吧? 我想我沒這能耐,哈哈.........(欸)





【三十拉警報】經典台詞

夏樹:如果身邊有個人能跟我手牽手, 我就可以一直走下去,就算走到隔壁鎮也無所謂
夏樹:人真的很奇怪明明那麼難過,心那麼冷,為什麼流出來的眼淚還是熱的?
夏樹:為什麼快樂的事都忘得很快,痛苦的事卻忘不了?到底為什麼呢?
夏樹:
談戀愛一點都不快樂!我已經受夠了!不是傷害別人就是被別人傷害。

宗一郎
若自己的愛,令對方感到痛苦時,就要選擇放手。
     若是無法割捨,就將它凍結在自己內心最深的角落!
宗一郎妳算是我的朋友?還是我的情人?或是我姊姊的朋友?
    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,但是妳對我來說非常重要。

春子妳們怎麼會成為朋友呢?因為沒有其他朋友啊!這個理論還滿好用的。
春子宗一郎那孩子,從來不會主動牽別人的手,但若是別人先伸出手,他一定會牽著對方。
春子
宗一郎一定是那種慢慢喜歡上對方,分手後要花很多時間忘記對方的人。

遠藤我覺得用嫉妒或痛苦去衡量愛情的深度,就不是真正的愛了!
冬美
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是不可能不傷害任何人的。
冬美:在我心裡,還有比不倫之戀更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我的自尊,我想要坦蕩蕩地活著~~!

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程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