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說你感到孤獨,這個城市似乎不那麼適合你,你活得苦悶,心中找不到一個依託。
  你問我:『妳呢?孤不孤獨?』我可以回答你,我因為你的孤獨而感到孤獨嗎?孤獨是一種很可怕的力量,就像流行性感冒,是會感染的。其實心裡原本也就為生活的不順遂感到失意,規律而忙碌的工作,然後拖著倦累沉重的身軀回家,漸漸地似乎對什麼都感到索然無味,唯一還能支撐我的,是能夠看著你、靜靜地聽你說話。但你說你覺得孤獨,我手裡的浮板彷彿被人抽走,我不斷、不斷地往下沉……
  曾經有一個男孩對我說他很孤獨,那之後,他便消失了,然後把我們青澀的愛情也帶走了。那時候的我不明白他口中的孤獨,兩個人在一起了嗎?何來孤獨?直到不久後,從朋友口中得知他有了新感情,我才領悟到,原來,那只是他的藉口。我連挽救的機會都沒有,就被宣告失敗了;我沒有哭,也哭不出來,我只是從此不再用孤獨這個字眼。
  如今你卻提起了,它像個深水炸彈從我心裡爆開。威力透過肺葉,從胸腔直竄喉嚨,然後在我的眼眶中湧出,我竟然因為你的一句話而無法抑遏地哭了起來。你慌了手腳,卻不明白我何來的悲傷。你抽了幾張紙巾給我,拍拍我的肩膀:『怎麼了?』
  『我不要你孤獨。』
  我說,如果不是哭得涕泗满面,如果不是手摀著面,我多想再給你一個擁抱。
  你摟著我的肩,湊近我,啼笑皆非地說:『好好好,我不孤獨。我還有你,怎麼會孤獨。』
  你只是像哄孩子似的要止住我的眼淚,但我聽得出來,你的聲音還是有些空泛;這才是我所在意的,那段回憶、那個男孩我早不再重要,但如果你說你很孤獨,那我會感到心疼,感到無所適從。或許,也因為我瞭解到,這樣的我無法保守你的快樂,你因為她的離開陷入孤獨,連帶著這座城市對你再無意義,而我終究無法取代她的位置。我就好像一顆行星,只能繞著恆星旋轉,但平行的軌道永遠都不可能偏離,看似好近,兩顆心的距離卻不知要飛行多少光年。
  也許你比我更清楚,怎麼擺脫這寂苦的日子,只是現在的你不願。我不催促,因為走出來,總需要時間。你也可以不要愛我,我只祈禱在這落寞的日子裡,還能靜靜的聽你的聲音、看你的臉孔。只要你不孤獨,我也可以堅強起來。而倘若你茫然了,請回頭看看,我就在你身後,也許我的眼神總是憂傷,但無論如何,我都會給你一個微笑。



  後記:和一位友人交談後,我心裡浮起一陣激動。這激動不知是因為對方用了『孤獨』這樣的字眼,還是我心裡確實是感到孤獨的?我不知道,也許身在異鄉總是特別多感觸。我疾筆寫下這個故事。故事是虛構的,其實寫到後來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寫些什麼,但想用來記錄一段心緒的想法,卻是那麼真實。



  回應有感:嗯,大家對孤獨都很有感受喔!孤獨是個很奇怪的字眼,我們可以在文字中大肆使用,但我們咸少會用在交談中,說自己孤獨,或者問對方孤不孤獨,何況彼此的交情並不深呢。頂多也是用孤單或寂寞,而『孤獨』總覺得又更深沉了些,很private的字眼--這或許和文化、個人長期接受的訊息有關吧?總之啊,在那一刻,我真的是有被激動到(笑)
  貝兒,我是真的有想到《盛夏光年》,雖然沒看過,但對它的文案印象很深,不自主就也想用行星恆星這個比喻。不過,imumi,我到是完全沒想到〈我也很想他〉喔!毛弟,類似的用法我曾在《傷心對話》中用過耶,我比較喜歡那篇,哈哈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程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