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/陳淑芬

寫在之前:
這個故事大概是高二時寫的,
那時振筆如飛,難得寫下這個好結局的故事,
雖然也是曾經刊載在雜誌上的,但現在再讀,感覺好像挺白目的,哈哈
有點刻意搞笑,但好像又不是那麼成功。
不過怎麼說都是六七年前的事啦,
有興趣繼續閱讀下去的朋友,就隨意看看吧。



  每次一到情人節的前一個禮拜,朱宓總是顯得格外地忙碌。
  「朱宓,妳這幾天……有空嗎?」目前就讀T大資管系的同學阿鈞,有些懾懦地朝著正坐在學生餐廳享用午飯的朱宓問道。
  「要代寫情書是嗎?」朱宓才睨了他一眼,就大概知道他要幹什麼了。
  「嗯,因為情人節快到了嘛!」
  朱宓扒了一口飯,「還是跟以往一樣嗎?」
  阿鈞似搗蒜般地頻頻點頭,臉上不禁露出一種屬於傻男人才有的痴心笑容。
  她在心裡暗自嘆了口氣,可憐的孩子。「OK,你是老顧客,算你八折。後天再來找我就可以了。」
  「謝謝妳!那,一切就拜託妳囉!」
  說完他便小跑步地往餐廳外走去了。
  這就是她為何忙碌的原因。也不曉得是何時開始的,自從班上有人知道她的文筆很好、常在某些雜誌上發表短篇小說之後,就有同學主動來請她幫忙寫情書——還特別聲明要寫文情並茂的那種!她聽了之後差點沒厥死在課桌上!後來,除了唸中文系的,幾乎每個系所都有人來拜託過她,男的女的,總讓她忙得不可開支,幾乎可以發行一本情書大全。不過,閒著也是閒著,沒理由白白浪費這賺外快的機會嘛!
  她拿出一本小冊子,草草地寫上阿鈞的名字及日期,隨後則又繼續地祭拜她寶貝的五臟廟。
  「小宓……」
  才正打算把碗中的那顆貢丸給解決掉,沒想到另一個聲音又在她的耳畔響起。
  她實在是感到有些煩,頭抬也不抬地就說:「情書八十,告白信一百,肉麻一點的加三十。你要哪一種?」
  「天啊!小宓,妳開黑店啊?」那個聲音發出驚呼。
  朱宓突然覺得這語調很耳熟,仰頭仔細一瞧——竟然是他!那個她已經暗地裡喜歡很久的同班同學凌文凱!看到他那帥帥的臉龐,她險些被剛吞進嘴裡的貢丸給噎死!
  「我……我哪會黑啊!我可是摸著良心賺錢的。」不知為什麼,雖然彼此已經很熟絡了,但每次和他面對面,總是有些不自在。「嘿!凱哥哥,該不會連你也要來找我幫忙吧?」
  文凱漾起瀟然的笑顏,「給妳猜對了!」
  朱宓聞言,一時無語了。她幫那麼多人代寫情書,卻從沒想過他也會來找她幫忙;自大一認識他以來,他向來就是很多女孩傾心的對象,無論走到何處總是有一堆瘋狂的學妹跟在身後,而在他們廣告系上更是有系草之稱——怎麼還會需要她的幫助呢?他害她原本就很浮躁的心情變得更糟糕了。
  「你要我幫你……寫給誰啊?」她吶吶的問,有點害怕複雜的心緒會被他看穿。
  「妳應該知道新聞系二年級,那個很漂亮的學妹向雨璇吧?」文凱拉開椅子坐下後,緩緩地道。
  「向雨璇?你確定你要追的是向雨璇?」
  朱宓睜著一雙亮熠的眼眸,不可思議地瞅著他。難道他不知道向雨璇是新聞系上出了名的情后嗎?雖然人品不錯,但她的愛情史足以拍成一部電影來警惕世人耶!她真懷疑凌文凱是不是頭腦壞了,竟然對那種女人有興趣……
  他手支著下巴,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。「我當然確定,不然我來找妳幹什麼。」
  「可是她——」朱宓說不出口,她並不想在文凱面前刻意去批評向雨璇;雖然她迷人的魅力已經蠱惑了她暗戀兩年多的他。
  「我知道,所以我才想和她交往看看。妳不覺得我和她蠻登對的嗎?」他說著說著便挾起朱宓飯盒中的最後一塊紅燒肉,塞進了嘴巴。
  朱宓朝他丟了一記衛生眼,語氣略為酸溜溜地說:「是啊,你們真是登對得無與倫比!」
  可惜他沒聽出來。
  「那就幫我吧!」他說。
  「唉!」朱宓無奈地歎了一口氣,看他一臉滿懷的期待,不幫他好像對不起自己似的。「你要我幫你寫那一種的?告白信嗎?」
  文凱挑挑濃眉,「妳決定就好,我信任妳!不過妳要寫快一點喔!我要在情人節那天約她出去。」
  「好吧!那我今天晚上寫,明天下午就拿給你;大概三點左右,我在系館前等你……」

         ☆      ☆       ☆

  「凌文凱這個大豬頭,真是有夠慢的!」
  朱宓有些不耐地嘀咕著。她站在傳播學院前已經十幾分鐘了,到現在還不見他的蹤跡,一定是又和別的妹妹去廝混瞎搞了!
一陣跑步聲以及急促的喘息聲突然傳至朱宓耳畔——他終於來了。
  他露出一臉的歉疚的表情。「對不起,因為有點事情被耽擱了!」
  「是公事還是私事啊?下次再遲到我就不等你了。」朱宓嘴裡盡是埋怨的口吻。「拿去,這是你要的情書;我都幫你弄得好好的,所以你不必再拆開來看了。」
  「嗯,反正我信任妳嘛!那妳要收我多少錢呢?」
  朱宓聳聳肩,幫他代寫情書的時候根本就沒想到這個問題。「算了,看在咱們同班三年的份上,不收你錢。不過改天記得要分幾盒巧克力給我。」
  她知道文凱在情人節那天所收到的巧克力一定不少。
  「真的?妳只要這樣就好?」他有點懷疑地問。
  她有點失落地淡然一笑,「如果我真的要收你的錢,那你是絕對付不起的。」因為那一字一句全是她用真心所寫;若要用金錢權衡,唯恐太難。
  文凱不太瞭解朱宓話中的意思,但也沒多問,只是拍拍她的肩。「那就謝謝妳囉!到時候我一定送妳一大箱各種好吃的巧克力!」
  「你不要又忘記就好了。」她皺著眉說。其實她並不是那麼想要吃巧克力,她可以自己去買,當然也會有人送她,但她只是希望在那個浪漫的日子裡能收到他所送的,就算沒有任何感情成份也好。
  「對了,這些是我們宿舍那些學妹要我轉交給你的。你回去要看喔!可別全把她們的一片心意都給扔了,她們知道會傷心的。」她把手中的一疊信件交給文凱,並加以囑咐。事實上,她自己也偷偷寫了一封,沒有署名……
  「我會看的!」他唇邊掛起一絲耀眼的笑意,「我和朋友還有約,不和妳多談囉!再見。」
  「嗯,拜拜——」
  「嘿嘿,臨走前要不要親一個?」
  朱宓踹他一腳,「快滾!」
  她揮著手,注視著文凱遠去的背影,痠澀的眼眶冷不妨感到一陣溼濡。第一次,她為了一個男人覺得想哭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待續】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程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